导航菜单

悲剧的伊朗F14叛逃事件,战机被击落飞行员逃亡遭枪杀

  1986年,伊朗F-14飞行员艾哈迈德·莫拉迪·塔利比上尉被伊拉克情报部门策反,驾驶“雄猫”战斗机逃往巴格达。1986年9月2日下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收到了一个坏消息:一架格鲁曼F-14A型“雄猫”战斗机被击落于伊拉克腹地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地点。当天晚上,F-14上的两名飞行员出现在伊拉克电视台的新闻中。伊朗空军立即展开大规模调查,在交叉对比从各方面汇总的信息后,伊朗人很快得出结论:这架“雄猫”在努曼娅镇附近遭遇两架伊拉克战斗机的拦截。但该机的飞行员为什么会无视地面管制员的命令驾驶F-14深入伊拉克领空呢?这成为伊朗F-14“雄猫”历史上的未解之谜。这件事要先从两伊战争说起。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命令伊拉克军队入侵伊朗,希望占领伊朗西南部的阿拉伯河流域和富油的胡奇斯坦省,两伊战争于是爆发。虽然伊朗军队在1979年推翻巴列维王朝的革命后仍处于混乱状态,但很快在战争中恢复,反抗力度远超伊拉克人的预估。到1982年春天,伊朗人已经迫使萨达姆转入战略撤退,不仅解放了大部分被占领领土,还反攻入伊拉克境内。德黑兰一次又一次地发动“最后攻势”,1986年2月的“曙光6号”行动几乎打断了伊拉克军队的脊梁。到1986年9月,这场涉及双方上百万军队血腥厮杀的消耗战争即将进入第六年,双方都没占据明显优势。虽然伊朗军队在地面占据优势局面,但在空中,由于美国的禁运,伊朗空军的美制装备在多年激烈空战后已经损失惨重。而在另一边,伊拉克空军能从法国和苏联源源不断补充先进战机。虽然伊拉克空军获得了及时补充并占据数量优势,但还是没有一种战斗机能与伊朗空军强大的F-14“雄猫”战斗机匹敌。F-14凭借AWG-9雷达和远程AIM-54A“不死鸟”空空导弹在战争中获得了数十个击坠战绩,在大多数情况下,伊拉克飞行员甚至不知道自己被什么武器击落。伊拉克军事情报部门很快就意识到,关于伊朗大部分“雄猫”已经停飞的情报是极端错误的。

  为了遏制伊朗F-14的行动,找出“雄猫”在航电设备和武器上的秘密,伊拉克军事情报部门制定了一项计划,尝试与伊朗空军飞行员单线联系并诱使其驾机叛逃伊拉克。这并不是什么新点子了。早在1966年,以色列就对伊拉克采取了类似行动,诱使一名伊拉克飞行员驾驶米格-21叛逃以色列。而且之前也发生过伊朗战机叛逃伊拉克的事件,1980年7月,一队伊朗F-4飞行员叛逃伊拉克,其中的哈米德·纳马特少校带来了一大堆秘密文件,向伊拉克献上一份情报宝库。正是在这些情报的鼓励下,萨达姆才在两个多月后发动了战争。伊拉克情报人员在1983年开始向伊朗飞行员拨打电话。伊拉克空军情报部退役准将艾哈迈德·萨迪克回忆道:“我们通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中继站向伊朗打进电话,并用英语对伊朗飞行员发问。我们接触到了一些飞行员,其中几人表示愿意叛逃,但是叛逃西方而不是伊拉克。”伊拉克的努力在1984年8月27日获得首次成功,伊朗空军的拉赫曼·加纳特·皮希尼少校驾驶F-4E从布什尔空军基地起飞后叛逃到伊拉克南部的阿里·伊本·阿布·塔利尔空军基地。伊拉克人仔细检查了他的飞机以及机载的AIM-9“响尾蛇”和AIM-7“麻雀”导弹,不过从未试飞该机。这架“鬼怪”一直被保存在机库内,直到1991年1月被美国飞机炸毁。伊拉克人继续尝试,最终成功联系上了伊斯法罕空军基地的F-14飞行员艾哈迈德·莫拉迪·塔利比上尉。现在关于莫拉迪的信息很少,只知道他的妻子曾是伊朗空军士官。1986年春,莫拉迪一家请求出国度假,上级批准了他的请求。同年8月,艾哈迈德和他的妻子前往德国度假,结果他的妻子滞留不归,只有莫拉迪月底独自回国。但令人惊讶的是由于战斗机飞行员短缺,他被允许继续服役,伊朗反间谍机构此时并不知道莫拉迪长期以来一直在与伊拉克的军事情报人员接触。

   达到当天最大量